《夢幻女孩》 (2) 新娘學校

Primary tabs

《夢幻女孩》給人一種不安。在寶塚演員圈最下層的音樂學校預科生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膠帶清理地板,校長坐在寬敞舒適的沙發上氣定神閑的說從小演成這種習慣有多好,因為現代日本人的住家都很小,動手清理也不過是二十分鐘的事情。有在校門口被義賣花朵的正科生在頭上強插了花卻不敢有半點意見的預科生,還有已經成為家庭主婦的畢業生的證言:「寶塚的訓練讓我習慣忍耐與服從,在婚姻中對長輩與先生的要求我都會回答『好』。」更有團齡七年左右,因為演劇前途不亮正要退團的生徒,她的爸爸說明既然當年帶她去考寶塚的理由是寶塚提供嚴格的禮儀訓練,那麼既然現在目標已經達成,那就退團來準備嫁人吧。

打從九十年多年成立,寶塚歌舞團一直維持學校的形式。從兩年制的音樂學校畢業以後進入劇團的人不稱為演員而是「研究生」,退團叫做「畢業」,練習的場地叫 做「教室」。然而寶塚如何靠著這種學校形是去進行它特有的歌舞訓練,並不是《夢幻女孩》所關注的,《夢幻女孩》所想要呈現的寶塚歌舞團,與其說是音樂學校,還不如說是個嚴格品格訓練的新娘學校。其實光說「嚴格」可能客氣了,從謙卑到肯跪在地上打掃的預科生、到順從的下級生、到順從的媳婦,簡直要讓人覺得成為塚飯是不是成為封建保守婚姻父權制度的幫兇了。唔,我想好幾年前我頭一次看《夢幻女孩》時,多少是這種疑慮讓我對寶塚冷感吧。

然而現在我會因為成為塚飯而否認寶塚劇團是個新娘學校這種講法嗎?一半「會」一半「不會」。「不會」,是因為就算我要怎樣用日本文化的特性來辯解,寶塚就的確是個訓練生徒遵守嚴格規矩的地方,我可以努力解釋這種特質的成因、作用、與必要性,但如果觀者硬要把這種特質說城市小媳婦的「品德」而且因此不滿,我也除了「那就請不要讓你家小孩去考寶塚音樂學校吧~」之外也沒啥好說的。那麼「會」的原因是什麼?唔,我覺得結婚是很現實生活操作的事情,就算寶塚畢業生被訓練出忍耐力極高的好品德,劇團可一點都不注意幫他們培養做家事的本領ㄚ,這是哪門子的新娘學校課程??《夢幻女孩》裡嚴格的打掃作業,實際上寶塚生徒只需要作一年,而且負責打掃哪個部份、一整年間就只需要打掃那個部份。換句話說,這跟新兵入伍的入伍集訓一樣,操過就了事了。而且,負責擦鋼琴的還只會擦鋼琴,因為擦窗戶的也只負責擦窗戶,蝦米拖地掃地他們通通都不管。從來沒有哪個寶塚「畢業生」提過因為嚴格打掃訓練讓他們因此曉得如何快速打掃、保持家庭整潔,他們只會告訴你,回想起小時候這一年的打掃工作是多麼的緊張卻回味無窮。

如果要跟日本一般的短大新娘學校相比,到寶塚鍍新娘特訓的這層金不只花的時間更長,而且學不到一般的新娘課程ㄚ。在寶塚學到的唱歌跳舞在日常生活不大有用吧?我看了好幾個月寶塚雜誌上的生徒對談、訪問,一大半說到做家事都說不行,男役尤其嚴重,幾乎每個都說最擅長的是洗碗洗衣﹝通常其他兩個答案選項是煮菜 跟打掃,顯然這些男役跟我一樣只會毫無技術層次的洗碗跟把衣服丟到洗衣機去洗﹞。寶塚生徒越是往上爬越要能展現出明星架勢,我也不認為每天鑽研如何全身名 牌是有多適合當個持家的乖巧小媳婦,除非要認為寶塚畢業生都是嫁到只管打扮不需要做家事的超級大戶人家去。

我的確看過寶塚的理事長說根據他們的內部統計,大部分的生徒畢業後都結婚去了,但如果因此就把寶塚算成新娘學校,我覺得不合理。寶塚生徒幾乎每個來自家境好到可以從小練芭蕾唸私立學校的中產階級女兒們,他們本來就很容易嫁嘛,並不是沒有進寶塚就嫁不出去或嫁不到好人家ㄚ。換言之,如果要說這些身為女兒的人在婚姻這關口有啥問題,那應該是怎麼逃婚或者選擇自己要的婚姻,而不是去結婚。

這大概也是我現在看《夢幻女孩》覺得不滿意的地方。《夢幻女孩》呈現了寶塚「新娘學校」的成分,然而除了運用取材表達了點指責以後,其實對寶塚表面說法照 單全收,甚至連寶塚沒說或可能沒有的部分都幫它類推照說了。面對主流社會壓力時講我們的畢業生有多少又多少結婚去了可能不過是種敷衍,旁觀者不是不能指責 這種敷衍,但我覺得就算不過苛也容易流於無聊,因為就算沒有寶塚,這些人本來就絕大多數都會去結婚的ㄚ。所以,我認為有意思點的角度應該是去找看看有多少人透過寶塚逃脫婚姻,或者,就算沒有所謂的具體成果,也可以多挖掘看看寶塚經驗對這些生徒的婚姻觀或婚姻生活有什麼影響。

但《夢幻女孩》拍攝已經是十多年前,那時候可能根本拍不出蝦米有趣的結果,也沒啥好怪它的,因為如果我們不是現在才數人頭,哪裡曉得誰會拖了這麼多年還在 「事業為重」或者給它結了婚又離了婚。我沒有正經的做過統計,只就我隨緣看到過的資料的印象來說,這些年來不婚、晚婚、離婚的現象似乎還不少,也許如果真的有人去拍個「續集」會不錯看吧。

3 comments

老翰's picture

說到這個"看看有多少人透過寶塚逃脫婚姻",讓我想起粉久以前看過滴一本拉拉前修女"自傳"(好像叫"Kicking the Habit")。裏面提到在修道院做見習修女時,都會被叮囑要避免培養"特別的友誼"。

然後這位自以為進修道院係為了侍奉天主滴見習修女,卻漸漸發現不少修女都有偷偷在搞"特別的友誼"。後來他才了解,自己其實係被那種同性團體滴"神秘氣息"和可以"光明正大"滴逃避婚姻所吸引。了解以後自然就不用再待下企啦! evil

還有一鍋粉多倫選擇當修女滴理由係,小時候"愛上"學校滴某鍋修女,所以也想變成一樣滴修女(像不像許多倫會去考寶塚滴理由啊?!)

ㄟ,天主教滴死忠教友不要來找偶理論吼,偶係看書上這樣寫滴

我不太知道修女的狀況,
不過粉多修士,尤其是走修道院那種,
(不是當神父以後搶主教去梵蒂岡當部長哪種),
很多都是gay呀~

想想看,一堆男人關在修道院與世隔絕,
能幹痲~嘿嘿嘿嘿。
不過這種事情,梵蒂岡也自己知道滴。

h

辣鍋偶比較想知道有多少倫素在劇團這種小宇宙下變彎的。辣鍋就素說劇團這種把男役做男人訓練,還常年和娘役在舞臺上恩恩愛愛纏纏綿綿,來鍋幾對水到渠成, 假戲真做的比率應該不會沒有吧。比如荷花兩個倫的關係如果不是飯的妄想,如果當初他們沒有到寶塚,素不素走的就素另外的比較正統的早早結婚生子的路丫。辣 鍋以前小花有鍋訪談不素說如果沒有考上寶塚就會很早結婚帶著兩個孩子來看戲,丫這個也可能素玩笑話囉。不過辣鍋訪談後面還有問說十年後怎樣,小花就說為了 老公鞠躬盡瘁。就素說現在她推掉工作準備做某人身後的女人鍋。所以說辣鍋荷花兩個倫是怎麼看對眼的,十幾年的羈絆怎麼個感情歷程,粉好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