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女孩》 (1) 話說從頭

Primary tabs

寶塚劇通常大約兩個半小時,有時候一幕演戲一幕秀,有時候兩幕都是戲。如果是一幕係一幕秀的情況,那因為時間限制,戲的劇情通常不會太複雜,五十分鐘的《夢幻女孩》對沒有接觸過的觀眾來說,或許不錯看?但它讓還算得上是個寶塚飯(中文圈寶塚用語:飯=FAN)的人來看,除了可以「慣性」的在每個鏡頭的角落挖掘自己認識的寶塚生徒以外,其餘幾乎就是浪費時間或甚至讓人看到生氣吧。做為記錄片,就算不指摘《夢幻女孩》故意歪解了寶塚劇團,我想我至少可以說,導演故意做了取捨,故意講了一個符合她自己預定想法的故事。

《夢幻女孩》的內容是從1993年正要退團,「我老爸覺得這些年女兒好像丟掉了」的首席男役杜けあき開始拍起,帶到兩位「多年媳婦熬成婆」的寶塚明星級演員安寿ミラ與真矢みき身上,對比剛進入寶塚演藝圈生態金字塔最底層,還跪在地板上負擔打掃工作的音樂學校學生。寶塚音樂學校的嚴苛應該是每位塚飯都熟知的,杜、安 壽、真矢也是偶這款所謂「考古控」熟悉的90年代前半寶塚名男役。然而,就飯的觀點來說,從杜牽連到安壽與真矢,有點給它作弊說。

寶塚原本分成花月雪星四組,也就是四個小劇團,1998年又增加一個宙組。這幾個組雖然偶爾演員之間會有調換,但平常分開訓練、輪流公演,每組有各自的風格,也有各自的首席男役、娘役,不只演員對自己的組有歸屬感,連飯也常會因為關愛某首席或演員而特別關愛某組。然而,退團的杜是雪組的,安壽跟真矢卻是花組的。《夢幻女孩》乍看之下好像杜退位了安壽接班,但事實上杜退團時,安壽已經與他毫不關聯地在花組作了他一年多的首席,而且他還會繼續兩年才會退休讓真矢接班。對塚飯來說,說到杜的退團,聯想到的一定是接任雪組首席的一路真輝,而不是與杜同時期擔任首席的花組首席安 壽。或者說,既然要拍,為什麼不去拍一路真輝呢?既然劇團肯讓《夢幻女孩》的導演去拍花組,我想我們可以假定,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劇團不讓拍雪組。首席退團是大事,通常都是半年前或甚至更早以前就公佈,接任的人選雖然會晚些,但也是好幾月前就公佈了,而且就算還沒公佈,飯通常也都已經猜出會是誰接班了。以93年的寶塚局勢來說,飯應該是連猜都不用,就已經曉得會是一路真輝接任雪組首席。紀錄片不是三天兩天就拍得完的,所以假定導演是有選擇地決定追蹤花組的安壽與真矢、不拍雪組的一路,應該不是太不合理。那麼,把選擇安壽真矢放一邊後面再討論,先說《夢幻女孩》導演不拍一路真輝是否有蝦米他選擇上的理由咧?唔,我想是有的。

雖然《夢幻女孩》裡面不忘強調寶塚男役比現實世界中的男性優質,然而性別建構力強烈到會讓杜的老爸感覺「女兒不見了」的男役至上寶塚文化,更是《夢幻女孩》所想要傳達的訊息。我想沒誰會否認寶塚是以男役為中心,這部分偶們同樣放後面些再說。針對「女兒不見了」這點,塚飯倒容易聯想到:一路真輝這位超有名氣男役很可能讓《夢幻女孩》的導演有些頭疼吧?一路真輝最最最出名的特色是演起男角來是一等一的男役,但演起女角來,照樣是一等一的娘役。﹝寶塚用語裡面,男役「反串」女生不叫「出娘役」,而叫做「出女役」,但一路真輝這等功力的,可以直接叫做娘役了吧。﹞一般男役通常只有每年特別聯合演出時「反串」一 下,搞搞笑或者提醒演員跟觀眾他們好歹是女人哦,但像一路真輝這款整個寶塚職業生涯經常粉正經擔任娘役腳色的實在不多。拿寶塚版《亂世佳人》來講,同時期月組上演就「自然」是首席男役天海祐希演白瑞德,首席娘役麻乃佳世演郝思佳,但是到了雪組就「自然」變成首席男役一路真輝去演郝思佳,白瑞德則由排名第二的男役來演,真正的首席娘役反而被擠去演個沒蝦米要緊的配角。對這款可男可女的一路真輝來說,他老爸應該不會有「女兒不見了」的感覺。

當然,也有可能導演只是隨便拍段首席男役要退團,目的不過是配合真正要拍安壽與真矢。1993年寶塚有兩位首席男役退團,一位是三月底退團的雪組首席杜, 另一位則是比杜晚了四個月的月組首席涼風真世,如果連1992年也算進來,那還有比杜早整整一年退團的星組首席日向薰。要說其他兩位的時間不湊巧、拍不到,是說得過去啦。但既然有拍到杜退團,我們應該可以假定導演至少有曉得涼風真世也將要退團。ㄟ,偏偏涼風也是個可能會讓導演頭疼的男役。根據寶塚植田理事長的講法,在寶塚男役光譜上,涼風屬於非男非女的「妖精」系。涼風是男役,但是他的飯們愛的是他的妖精氣質,這從涼風退團時的影片裡,送行的飯們舉的布條可以看得出 來。杜的退團作品是充滿陽剛氣息的《忠臣藏》,但是涼風在個人名作《PUCK》裡面的腳色則完完全全就是個妖精。跟其他男役相比,涼風出現在寶塚雜誌上的每張女裝照都算得上是美女,沒有任何違和感,他的老爸也不太可能有「女兒不見了」的感覺才對。

如果《夢幻女孩》是從涼風說起,那恐怕得多轉幾折才講得出類似的故事來了。十年男役磨練下來,「女兒不見了」可算是男役的基本功夫的一部分而已(不只是要舞台上看來像男人,而是要像個帥男人),但如果停留在這種程度,那還飯個什麼勁呢。這麼說吧,「女兒不見了」又怎樣呢,飯又不是老爸,誰管他見不見呢。塚飯常說每個飯有自己的「本命」,覺得真矢帥的飯不一定覺得安壽帥,更不一定會覺得杜帥,愛一路的不一定愛涼風,也不一定愛天海。說起來這些人都是男役,但重要的是他們都有各自的特色。寶塚飯很少是廣泛性的「只要是寶塚演員我都愛」,大家通常是只針對某一位或者幾位演員飯而已。要說杜跟安壽、真矢代表了寶塚男役,不如說他們表現了《夢幻女孩》導演心中所認定的寶塚男役形象。換言之,導演跟塚飯一樣是有挑選的。一邊是選擇想要看的故事,一邊是選擇想要講的故事。然而,這個從杜牽連到安壽真矢的故事起頭法,雖然算是反 映了男役訓練的基本層面,卻並沒有反映出這些男役是要如何從四百名演員裡面脫穎而出成為少數幾位首席,也沒有講出塚飯著迷的原因。故事並不會因此講不下去,但從塚飯的角度來看,《夢幻女孩》把故事講無聊了。

 

男役演出中的一路真輝(右)

 

 

1994年,雪組《只有兩個人的戰場》, 主演一路真輝與花總マリ

 

排練中的《亂世佳人》。跪在地上的是演女主角郝思佳的一路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