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公演 (1) 同輩競爭

Primary tabs

除了內部考試,劇團還有另外一個設計來專門讓下級生們忙的制度,就是新人公演。以前講過,「新人」或「下級生」是指音樂學校畢業以後、正式入團還沒滿七年 的人。新人公演除了少數例外,凡是研七以下的生徒全部都得參加。這樣好像是劇團見不得小孩閒,所以想出這款花招來強迫他們忙,不過事實上對在本公演連台詞 都不曉得有沒有五句的新人們來說,能有這種把前輩請到一旁去涼快,輪自己上場的練習機會,應該是求之不得,又緊張又興奮吧。否則,說是說新人演技不夠成熟 演不了大角,但經年累月只能上台跑龍套當背景,下了台還得打雜伺候前輩,誰肯瞎熬ㄚ。

不過新公除了給後生小輩們練一練、樂一樂以外,應該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考試。新公跟本公演內容大致相同,可是角色分配名單公佈卻比本公演晚(好像是本公演 開始了才公佈?)。雖說「正事要緊」,這樣「本役」不用在忙著塑造自己角色時,還得擔當指導責任、分心照顧新公的小孩,但這也減少了新人們可以練習的時 間。尤其研五六七、新人裡的高年級生,本公演的正常上班時間得顧好自己被分配到的正式小配角(有出息的新人有時還會擔當頗有分量的大配角),還得利用每天 正式演出前後的零碎時間排演新公裡的大角色,所以對有幸輪到主演級的新人來說,新公期間不只從早忙到晚,練到三更半夜更係粉平常的事情,一天待在劇團裡的 時間恐怕比TOP 都還多。

這款安排,可說是劇團有意無意地在考核這些小孩的將來性。先不論有無詮釋角色並且創造出個人風格的進階演員才華,光就有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記下大量台詞跟 表演情節,還有具備可以從早不停操到三更半夜的寶塚明星體力基本功,新公這款真槍實彈操演,比起內部考試來,恐怕是更實在的考驗。像和小央TOP 比別人久,可係反而還比別人更加越操越青春,除了夫妻生活幸福粉有幫助以外,偶猜跟他打從研二就開始在新公擔任二番,根本從小就習慣了過動兒生活步調有關。小央退團前的W-wing稽古時出現超誇張練到半夜才下班滴紀錄,結果出待時 自己忍不住說:「哇,好像回到新人公演時的一樣哦。」可見得新公練習有多累,居然可以讓鍋已經超耐操滴TOP在這款時候想到它。

再者,新公每個公演期只有一次機會,可不像本公今天演不好明天還可以再來,實在很考驗新人們處理緊張跟壓力的能力。而且,對身為新公主演級、新人裡的「老 生」們來說,除了處理自己的緊張以外,必要時還得處理一起演出的同期或更下級生的情緒。對寶塚這款演員之間生活很緊密的團體來講,以後能不能當個稱職的上 級生應該是表演能力以外很重要的一環,透過新公,偶想不論係劇團考察生徒,或者生徒自我反省,都相當能顯示出這人適不適合繼續在劇團待下來發展吧。

那生徒裡有哪些人的新公經驗跟大多數人不同,屬於「例外」咧?最常發生的偶想應該是還在新人階段就升了TOP的娘役。娘役研六七就已經TOP的很多,如果 遇到這款情況,反正本公演已經夠忙的了 ,劇團似乎就把她們算成新公「提前畢業」、不用再參加新公了。不過有些娘役更猛,連研五還不到就TOP了,這款就好像還是得到新公去跑跑龍套或者演配角。 像小花係研四「雪之丞變化」公演時TOP,但那次的新公她還是有參加,演了個出現一下下的配角小孩。現在花組的TOP娘櫻乃小姐也是,新公同樣要去跑龍套。蠟燭兩頭燒應該粉累,不過偶想在重輩份的日本文化裡這款安排應該不足為奇,免了反而「刺眼」。再者,天份好加上運氣好升得快,但係多個機會練習練習還 是很重要。例如小花在雪之丞裡本役演出的份量其實並不重,新公那邊安排給她個不同性質的角色,偶覺得是個多給她一次練習機會,沒啥不好的。

跟TOP娘役「英雌出少年」,少年到導致本役還比新公角色吃重的例外情況相比,男役之間大致可以說只有進度快慢、早熟晚熟的差異,不太有誰真的很例外。進度快的像天海,劇團大概是他研五結束就恩准他算成新公畢業不用繼續參加新公,不像早幾年的涼風一邊新公主演一邊在本公演當二番。不過就算是他們也沒遇到娘 役那種新公還比本公角色小的狀況。男役一般還會被提到的「紀錄」大概就是多早開始新公主演,跟主演了幾次。這兩鍋指標相當程度地反應了有沒有被劇團看好。 不過男役養成過程漫長,新公畢業只能說是「師父領進門」的基礎訓練階段結束,接下來的「修行在個人」還很有得努力。總而言之,新公沒主演到,以後要top 實在希望粉小,不過有主演到也只能說是初選入圍,接下來的升遷快慢也還有待隨時努力,最終如何那就更難說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