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三腳闖江湖 (3) BRUTUS 履歷表

Primary tabs

荷花夫婦退團以來,難得像這次上BRUTUS裡篠山紀信的攝影專欄一樣,一起出現在報章雜誌上。篠山不愧是攝影大師,一張夫婦倆的合照就抵過別人好幾張稿紙,足以讓夫妻飯們萌上好一陣子。不過,偶倒是對照片旁邊那份履歷表般滴介紹更感興趣說。

對 BRUTUS 的一般讀者來講,大概不像偶們會看得出荷花兩人照片裡的神情跟以往有哪裡相似或者哪裏不同,更不會像偶們對荷花履歷熟到簡直會背,幾乎都可以幫他們寫了。 不過這就說到有趣的地方了,偶記得自己第一次寫履歷時,最困難的是在沒東西可寫,只好芝麻綠豆般的小事也拿出來講,力求把整張紙塞滿,能圖個表面充實就不 錯了。但隨著年歲增長 biggrin 寫履歷表滴功夫就越來越落在取捨自己滴經歷,跟怎麼把它們安排重組上。小央跟小花這兩鍋人的履歷讓我覺得有趣的,也是在這個部份。

首先,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目錄上列名時,是「花總まり、和央ようか」,小花列在前面耶。當然這也可能只是雜誌社排版的人隨便寫,或者只是夫婦倆配合 照片上人物的左右位置,所以介紹文也是小央左、小花右,結果目錄上就變成小花列在前面。我不覺得這麼一次「對調位置」就表示小花比小央地位高或權力大。不 過,我想跟以往相比,至少可以說,現在談到兩人關係時,夫婦倆已經不需要像以前一樣,得隨時注意維持小央前小花後的形象。巧合也好、故意也好,以往先後排 名帶來的高低位階感,已經開始鬆動了。

履歷表本身,同樣也顯示了荷花之間的關係跟過往的形象不同。撇開誰排前面誰排後面,數一下行數就會發現,小央的履歷寫了十六行,小花的也同樣是十六行。而 且嚴格講起來,小花的還多了好幾個字咧,如果94年風共那句不漏字,那還根本就擠上第十七行去了說。這款規格,小央TOP以後可能就沒有過吧。再者,以往 說到「偶們怎樣怎樣」這類「偶們」開頭滴發言,好像都係小央出頭當「代表」在講,這係偶第一次看到換成是小花在講「偶們XXXX」,很有趣的轉變說。

尤其對劇團和荷花不熟的一般讀者來講,小花的履歷通篇讀來所得到的印象應該是,小花不只十幾年前就在寶塚成名、那時起就認識小央,而且打從2000年跟小 央「黃金控比」以來更是合作無間、無往不利。換言之,讀者應該會覺得,不只以小花與小央多年「交情」,小花對小央了解透徹到不論是當小央私人的代表,或者 是當兩人的共同發言人,都毫無問題。而且以小花的演藝事業資歷來看,與小央平起平坐一起共組事務所更是理所當然。這裏,我想並沒有小花沒寫清楚現在的職稱 或職位到底是蝦米的問題,因為就算寫履歷難免會有誇張,也不太會有人好意思把只負責照顧日常生活安排瑣事的那款manager 寫成「一起共組事務所」吧。敢這樣寫,再加上小央在事務所成立慶祝PARTY上的介紹也是同樣說法,我想很明確,這事務所實質上就的確是他們兩個人共有 的,而不是雇主員工那種關係。事實上,偶還覺得這一整段企圖呈現的小花,根本是個演藝工作多年來非常成功所以現在轉到管理階層的女強人。

相對的,倒是小央的履歷開門見山滴寫了「女優」兩個字,明顯表示出夫婦事務所裡,他是﹝只﹞負責去外面拋頭露面演戲賺錢的人﹝其他大小事物都歸小花管﹞。 接著簡直就像是為了怕「男性誌」BRUTUS滴讀者因那鍋「女」字而起了蝦米誤會一樣,馬上說了他可是從小就跟男生一起混,情人節巧克力收得比男生多。寶塚生涯那麼多豐功偉業不拿出來講,偏要講小時候收巧克力這段,是唯恐讀者不曉得他從小「本質」就粉男前咩。然後不止到了2001年《凡爾賽玫瑰》那邊還要 特別說明他是演菲魯遜,以免人家以為他演瑪莉皇后還係奧斯卡,最後結尾竟然把現在轟轟烈烈進行中的《茶茶》給省掉了。小央履歷呈現的這鍋女優形象也非常有趣,實在有夠不「女」優的說。 evil

仔細把小花的履歷跟小央的擺在一起看,會發現雖然小花的篇幅略長一丁點,但其實他幫小央講了很多,像黃金控比人氣高、菊田一夫賞這些小央就不用自己再講一 次。小花履歷裡提過《泡沫之戀》,小央那邊再提一次《泡沫之戀》時TOP上任,這樣對蝦米都不知道滴讀者有加強印象滴效過。比較爆笑的是,小花那邊講到 TOP娘役跟黃金控比的部份,簡直像2000年跟小央組成控比之前全然沒有控比這回事,她係"SINGLE" TOP娘役咧 evil 小央嘛,平常也沒聽他說多愛《凡爾賽玫瑰》,這時候卻嘮嘮叨叨花了幾乎兩整行寫這回事,除了《凡爾賽玫瑰》本身知名度高讀者比較會曉得以外,偶看也係明示加暗示,要讀者通通記住他跟小花係專演情侶滴黃金控比。

荷花最厲害滴係 DUET DANCE,這次的履歷也一樣,同樣要兩鍋人滴一起看才係極致。寫履歷不只是記流水帳。除了最重要的要給讀者什麼印象以外,寫的過程也是種對自己人生歷程的反省跟重新詮釋。荷花兩人一向讓我覺得他們靠得不是瞬間猛力衝撞體制,而是靠日積月累把現有事務跟局勢轉為己用,一些原本可能是種侷限的東西,結果都在 旁人不知不覺中漸漸被他們玩出新花樣來。這次的履歷在我看來也是這樣,履歷流水帳般的格式沒有難倒他們,他們還是有辦法跟接受以往的雜誌訪談一樣,若有似無的帶出點新訊息。越看多看久了,就越會發現夫婦倆除了表面上每天孩子般滴辣浮辣浮最快樂以外,其實每次都又往推了一步,二人三腳,很踏實的一起往人生之 旅邁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