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男時・女時」現場特報

 fist 有現場特派眼線真係太好了 fist (雖然事前偶企遊說某鍋觀光客友人並沒有成功)

果然越多人看爆料越多哩~~Lilia 同學報導滴重點日飯那邊都沒講到說(日飯報導請看kootea同學那邊超完整總整理<==完整程度已經到了偶有看到某日飯再怨歎以前為蝦米不好好學中文<==偶看偶們這鍋寶塚繼續這樣瘋狂飯下去,全世界滴中文日文老師都要來感謝偶們幫他們製造生意了,搞不好連聯合國都要頒獎給和花夫婦,感激他們帶動世界文化交流 razz

轉貼前偶再多嘴兩句 evil
話說最早聽說有「男時女時」這鍋活動時,
雖然偶對題目內容十分有興趣,但心裡還係犯嘀咕
因為覺得 7/1這款日期小央不係應該辦茶會,跟偶們飯一起玩耍滴嘛
怎麼可以工作優先、玩耍放後頭咧(喂~)
ㄚ這一兩鍋月又不係行程滿檔(就飯看得到滴部份來說咩)
這款演講+小演出,偶就不信找不到別天排

結果,感謝Lilia 同學那句「所以只要專心花發痴就可以了。」一語驚醒夢中人 crazymm
鬼啦蝦米工作優先玩耍第二,這次「生意」係誰企安排滴~招~~
你們根本係拿別人滴場子當自家滴用咩
蝦米撞期,根本係故意挑 7/1 滴啦
還有蝦米會比在退團+銀橋披露大典紀念日前夕來段男役耍帥更好滴慶祝方法咧 evil
那鍋「男時、女時」滴「女時」,除了開場時閃過幾秒央茶茶投影片
好像就沒人記得這回事了(還係日飯寫報告也都選擇式記憶 question
接著三鍋小時都在講解跟動作示範怎麼鍋帥法
動作示範咧,還唱NSG跟穿黑燕尾跳舞
這這這,整場應該只剩萬齋先生跟教授還有可能定下心來「學習」吧
其他所有觀眾爽到翻顧花癡都來不及了嘛

真係滴,自家辦鍋慶祝茶會也沒醬子「多料」滴說
然後 7/19 偶們其實還係有茶會 smile smile 真好 smile smile

p.s. Lilia 同學滴本命係OSA大倫,為了表達感激之意
各位央飯有機會要加減愛一下OSA耶,醬子才可以飯飯相連到天邊~~

===== 下面這篇係 Lilia 同學提供滴現場觀劇報告,大感謝! crazymm =====

  2008年7月1日 19:00~22:00
  世田谷パブリックシアター

MANSAI◎解体新書その拾参
『男時・女時(おどき・めどき)』~様式性のメタファー~

[出演] 野村萬斎/和央ようか/小沼純一


這個企劃在我原本的想像中,是以對話和演出相互交融、堆疊(或解構)某個舞台要素的形態呈現。結果是我想太多......它就是個座談會。

今天的內容主要圍繞在寶塚男役的美學和養成。不過別忘了這是為一般觀眾(尤其主要為世田谷區民)解構劇場藝術的講座;而對任何一個寶塚飯或和央飯來說,已經幾乎是理所當然存在在最根本的意識裡、寶塚經驗的根基。(不過也是萬中有幸,再難我可能就聽不懂了。)

所以只要專心花發痴就可以了。(喂!)
而這是一個萬齋先生和和央桑的飯都可以大爆炸的夜晚啊。

世田谷公共劇場真的是大爆炸,立見席從一樓的兩側通道一路滿到三樓。和央桑出場的掌聲真的是長??到萬齋先生終於忍不住制止大家、以免整個座談就這樣拍掉了。

和央你好帥!但為什麼是女人妝啊?但為什麼還能這樣帥啊?(真的肆無忌憚地發起花痴來了?!) 你頭髮這樣短還這樣黑我好不習慣(←沒人在意你的意見)。

萬齋先生一開始唸了一串介紹文(←有點像退團的時候要唸的那個有沒有),唸到1988年寶塚歌劇團入團時,遲疑了一下就接著大呼「哎呀已經是20年前的事?!」和央桑還慌忙地作勢攔住萬齋先生。老實說我也有點被嚇到(←未免也太容易受驚嚇);看著臉真的會忘記和央桑已經...咳咳...。

要說寶塚男役美學,不如說是男役和央美學。和央桑親自示範了和央流的「超誇張自然彈腿翹腳法」、怎麼把頭髮甩亂會又帥又性感而且等一下還要能撥正回來再繼續帥、帽子要戴多深斜幾度角才能自己看得見路粉絲看得見臉當然要不忘中心主旨地帥帥帥...。這真的是看一百遍都還是忍不住「ギャ?????」地尖叫的招 牌秀啊!

更萌的是,聽得興味津津的萬齋先生,一邊不能理解「你看過哪個男人這樣啊?」(←萬齋先生,沒人說是男人、這叫做「男役」),一邊三不五時也有樣學樣來個彈腿翹腳一下。惹得全場歡聲雷動的萬齋先生則依然搔著頭不懂萌點在哪裡。

中場萬齋先生也坐進觀眾席,體驗和央桑瞬間變身、以「ジョルジュ?和央」之姿演唱的「Never Say Goodbye」。一瞬間我還滿感動的;那是一個縮影,映照著和央桑18年的寶塚生涯、以及寶塚歌劇團將近一百年、幾千個身影的層層交疊。

下半場我睡著了。前一晚對性感的オサさん發了太久的花痴所致。而且這可是整整三個小時沒有休息的馬拉松座談會啊!(比看寶塚還累欸而且重點是日文太差腦缺氧。)

最後的大高潮是萬齋先生X和央桑大跳黑燕尾黃金控比舞!和央桑教了兩遍後(←少來,排了兩天了吧?!)就真的關大燈下音樂、在閃亮亮舞池裡有模有樣地控比 起來了!有拎著衣襟做鯊魚繞圈圈(←啥?),還有兩個人右掌互握、上身向後傾倒的相手役信任度考驗(←零?)。萬齋先生怎麼可以搞笑起來還這麼堂堂端正啊 我好愛?!至於和央桑,繼續尖叫就對了(爆)!

我的老天爺啊,2008年耶現在!我居然有幸一口氣看到兩段活生生的「寶塚男役 和央ようか」哪??!

而且不得不讚美,在看起來簡單不過的閒聊中,整個座談會既不深澀又不鬆散;萬齋先生真的是個非常聰明又很有內涵的藝術家。


☆「Never Say Goodbye」時我偷偷把花總女王放進畫面裡了。(←和央桑你老實說你也有把花總女王放在舞台上的嘛厚厚厚?!)

☆和央流男役的萌度當然沒話說;不過我很認真地覺得守護著寶塚男役美學還同時能我流滿洩的「春野寿美礼」更適合這個主題欸。(為什麼我一直想到『金髮尤物』裡的「I'm seriously in love with you~~」XDDDDDD)

☆聊了很多作為男役的魅力和趣味後,萬齋先生問:「那你幹嘛要退團?」和央桑:「タカラヅカは、イ?ンタイ?するものですよね。(很爛的翻譯:寶塚啊、總是要退團的吧!)」在某種意味上,這是我聽過最好的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