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劇報告(2) Love and Choice

西方藝術作品裡面,free will,在上帝與惡魔之間的靈魂掙扎,自我意識所作的選擇,總是不斷不斷出現的主題。惡魔固然可以百般誘惑、魔力無邊,但作出選擇的終究是人類自己。你可以怪惡魔誘惑你,但誰叫你要自己投向他的懷抱。Dracula 這個音樂劇不斷重複強調的就是這點。

最先禁不起誘惑的是Jonathan。伯爵講得多明白:千萬不要夜出尋歡,甚至只要有一點意志軟弱﹝想睡覺﹞就要趕快回來這個安全的房間。但伯爵前腳才走,貌似純潔的好青年偏偏後腳就跟了出去,怪誰呢?你是來賣倫敦的房子的,又不是來買伯爵的城堡的,你當半夜溜出去是視察房地產嘛!連最後一道防線,房東送的那護身十字架的,也不是被小吸血鬼兄弟們暴力扯掉,而是Jonathan 「自甘墮落」親手從自己的脖子上扯下,遠遠丟到一旁去的。也許 Jonathan 愛著 Mina,但Jonathan天性軟弱,他並沒有因為愛而成為一個堅強的人。他遇事驚慌、禁不起誘惑,無法承受漫漫旅途的考驗。

接著是Lucy。但與其說Lucy 是被吸血伯爵誘惑,不如說她選擇成為吸血族的一員。變身那晚,保鏢老公是她用甜言蜜語支開的,護身十字架聖水大蒜也是她一件件親手毀去,連Dracula 伯爵都像個道具般,是被給她主動拉上床的。被誘惑的是伯爵而不是 Lucy ,而且Lucy的誘惑強悍到伯爵除了推她一把洩憤以外,連選擇的空間都沒留給伯爵。難怪伯爵面對 Mina的指責時沒有半點愧疚:根本是她自己送上門的,我不只沒把她當成雞羊般的食物,還圓了她的夢,給了她永遠的生命。人類不相信 Lucy 會作這樣的選擇,於是人類選擇殺了她。以「愛」之名把她永遠釘死。

故事鋪陳到這邊,自然該輪兩位主角 Dracula 跟 Mina 上場演繹他們的愛與選擇了,但當然伏筆早就埋下。之前只看過 Youtube 上的 Graz 版 Dracula 時,我覺得這故事講得還真有點破碎咧,難怪百老匯提早下檔。但看過日本版以後,就深深覺得怪劇本不如怪演員。打個比方。從小我就討厭救國團式的團康活動,而裡面最討厭的就是「帶動唱」。 帶動唱完全不顧整條歌要傳達的意境,也不管前後句的脈絡,唱到哪、演到哪,沒有思考,只能說是靠著瞬間的脊髓反應去演出了一條(支離破碎的)歌。看過日本版裡小花的 Mina 以後,我才發覺 Graz 版的 Mina,恐怕沒有認真想過她這角色到底是因為什麼樣的心境而講出那些台詞吧?!跟小花細膩的演出相比,Graz Mina 實在只能算是在「帶動唱」 Orz